神坛文学 > 历史军事 > 极品佞臣(我真不是狗) > 第六十二章 父子戏(给liveaben加更)

第六十二章 父子戏(给liveaben加更)(1 / 1)

不管是太子还是陈寿,都只想着拿下皇宫,致对方于死地。

他们抽不出兵马来,在更大的战场厮杀,所以城中和城墙,都被放弃了。

刚开始还争一下府库,等到陈寿放弃之后,连这儿也不争了。

汴梁百姓也得已在家门口,近距离观看这场大战,甚至酒后三五知己聚在一块,指点江山。

有人说陈寿请来了天兵天将,有人说太子已经杀了他的父皇。

还有人说陈寿是唐国奸细,也有人说陈寿是妖魔转世

反正众说纷纭,就连驸马都加入了,怀善公主的驸马都尉,直接在酒会上破口大骂,说陈寿是一条淫1蛇转世,说的煞有其事。

两边同时发放檄文,汴梁城中檄文满天飞,但是明显陈寿的更有说服力和话题性。

因为起草这个檄文的,竟然是太子妃

而且陈寿十分贴心,檄文下面还有市井俚语般的,把逆太子一通乱骂。

倒不是他想的比人家长远,而是太子一系的人,大多看得懂,但是陈寿看不懂,所以他才会灵机一动,又得了一步先机。

状元郎太常卿徐蔚文章写得骈四骊六,文采斐然,但是普通百姓根本看不懂。

千呼万唤之中,李欣总算是来了,他的人马奔驰到汴梁城下,才发现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,直接连汴梁城门都没控制。

不管从哪看,这都是一场奇奇怪怪的争斗,很多就近勤王的郡县武装,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,大家也无从下手。

更元帝不出来,众人甚至无法分辨忠奸,也不知道该支持谁

所以很多官员,就地带着人加入到了汴梁的围观大军中。

李欣,是第一个战力强劲的勤王将领,他在城下勒马,红着眼问道:“吾皇何在?吾皇安在?”

前来接应的西凉兵,也是陈寿的手下,和陈寿浴血奋战多天,开口道:“二公子,陛下被逆太子囚禁于春和殿,生死不明。”

李欣叹了口气,道:“随我杀入皇宫,救出陛下。”

李欣带兵入京的消息传开,太子一方的禁军首领,很多都作鸟兽散。

就连羽林将军曹武,也缩在家中,不再出来。

禁军群龙无首,不知道何去何从,稍微有一个校尉,就能指使万余人。

李欣打破宫门,进入皇城,沿途宫室一片狼借,台阶上、宫墙下、沟渠中,到处倒伏着死者的尸体,除了战死的军士,还有被杀的宫人、内侍。此时尸首都被大雪覆盖,只能依稀看出一个隆起的轮廓。

抬头看,宫阙万间,烟灰笼罩,血腥弥天。

李欣把手中长枪往地上一插,喟然叹道:“家国不幸”

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群乱兵,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些人,就是他们的将主避如洪水猛兽的西凉兵。

李欣等人一路风尘仆仆,而且他们的甲胄本来就破破烂烂,西凉军穷是出了名的。

这些乱兵趁机洗劫了皇宫,正要逃出去,其中一个肩膀上,还扛着一个嚎啕大哭的宫女。

“尔等是什么人?”

“关你鸟事,快快闪开,不然老子们把你宰了喂狗。”

李欣眉头一皱,接着猿臂一展,长枪呼啸而出。这支长枪撕开皮甲,透胸而过,“咚”的一声,竟然串死了三个乱兵。

宫女挣扎着站起身来,刚要逃命,李欣问道:“陛下何在?”

宫女不敢再逃,她正好是春和殿的,呜咽道:“太子疯了,打进了春和殿,见人就杀。陛下陛下多半已经”

李欣心如刀割,率兵往宫中奔去,他不知道皇城构造,捉了一个逃兵带路。

原来太子听说李欣进城,方寸大乱,再加上这几天心神交瘁,早就没了主意。

魏云色给他出计,让他控制皇帝,以李欣的迂腐,控制了皇帝就是控制了这支生力军,可以用来剿灭陈寿,轻轻松松。

赵哲病急乱投医,这时候是个计策他就听,糊里糊涂指挥人杀进春和殿。

大太监王祥力战而死,他麾下的太监军瞬间土崩瓦解,被赵哲轻松打了进去。

太子这下真的打了春和殿,所有的禁军都吓破了胆,他们如今是货真价实的反贼了。

春和殿内,乱成一团,内侍宫女四散逃命,拿起武器的太监被杀的血流一地。

李欣来到殿外,伸手一挥,他身后一个大汉拨步上前,他挥舞着一柄长近丈许,宽如人身,厚宽却极薄的巨剑,往城门中间奋力一劈。木屑纷飞间,两道足有半人粗的门闩被生生斩断。

仓促间太子的士卒只下了两道门闩,没有用上顶杠,被这一剑劈下,宫门顿时洞开。

传闻西凉二公子麾下,有一支陷阵破军营,攻城拔地如同探囊取物。这一人,多半就是其中翘楚。

李欣带人杀了进去,突然,一群人从春和殿涌出。

他们护送着太子坐在一张搬出来的龙椅上,强装镇定地看着眼前的将领

“号称大齐第一武将的李欣,竟然如此年轻么?”

李欣声音低沉,却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,“吾皇何在?”

“你若是上前一步,孤就杀了那个老东西。”

李欣眉飞入鬓,目呲欲裂,“那可是你的父,也是你的皇,你竟敢无父无君,不怕天打雷劈么?”

赵哲冷笑一声,道:“你不过是傻子,我不跟你说话,若是想保住老东西,你把陈寿叫来!只要他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绝不伤害老东西性命。”

“我要见一见陛下。”李欣沉声说道。

赵哲挥了挥手,几个黑衣侍卫,押着一个老人出来。

他满头白发,十分憔悴,身上没穿龙袍,而是杏黄色的道服。

“朕就是皇帝。”

李欣翻身下马,单膝跪地道:“微臣救驾来迟。”

春和殿内,魏云色等人看着赵哲和李欣,心中无不失望透顶。

控制了皇帝,赵哲竟然要见陈寿,这时候就应该逼他逊位,登基为帝,尊他为太上皇,控制在身边。

可是赵哲魔怔了一般,谁的话也不肯听,就是要见陈寿。

更元帝抬起头,看了一眼李欣,神色中多了一些希望。

“爱卿不必多礼,快听朕这太子的话,把陈寿叫来!有他在,朕才心安。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以宋之名 新汉圣天子 绝对能力者的烦恼生活 三国之盖世雄兵 次元大乱斗 末日公寓 大清第一纨绔 末日恐慌 大明镇海王 较量无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