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古树之言(1 / 1)

平冬城的郊外原本是一片绿草如茵的田野,漫山遍野的鲜花四季常在。一棵苍劲挺拔的大树竖立在田野的中央。据说,这颗古树存活了一千多年。据说,这颗千年古树是平冬城的守护神,守护着平冬城世世代代的平安。每逢祭祀大典,平冬城的百姓就会围着古树载歌载舞,祈求天神的保佑。

只不过,永罗城的入侵,一场长达半年的战争摧毁了平冬城的一切。此时此刻,到处都是一片萧瑟。不是寒冬却酷似寒冬。

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响,身着黑色劲装的青柠拉紧缰绳,翻身下马。青柠一步一步地向古树靠近,眼神越来越痛苦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存活了千年的古树会在那场战争中轰然倒塌。

青柠还记得,二十年前,她正在田野上玩耍,一位云游四海的佛陀路过,向青柠求水喝。

五岁的青柠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,跑回家,用瓷碗装了一碗水。

佛陀盘腿坐在古树下,闭着眼,嘴巴一张一合,手里捻着一串佛珠。青柠端着碗走过去,安静地等待,她看到佛陀脸上的皱纹很深,皮肤跟古树的树皮一样粗粝。不知过了多久,佛陀终于睁开了眼。他拿过瓷碗喝水。

“你多大了?”青柠有些好奇。

佛陀将碗放在一边,说:“我可跟这颗树一样年纪。”

“你骗人?”小小的青柠觉得这个人真奇怪,皱着眉头表示不满,“这棵树都已经活了一千年了。”

佛陀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地看着青柠。

“你不相信我?”青柠有些着急。

“我相信。”佛陀伸出手抚摸古树的树干,“都一千年了呀。”佛陀的手跟古树一样都是褐色的,青柠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觉得有些害怕,她想要跑开,却觉得挪不动脚步。

“不要害怕。跟我说说这棵树吧。”

青柠将自己知道的关于这棵古树的故事都讲了出来,“这棵树可是我们平冬城的守护神呢。”

“呵呵。”佛陀的声音苍老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小娃子,”佛陀再一次看向青柠,“你愿不愿意像这棵树一样,守护你们的平冬城。”

“愿意,我当然愿意。我长大后就要当平冬城的守卫者。”青柠有些兴奋,她早就听过平冬城的老人讲述那些关于守卫城土的英雄的故事,心里不知有多羡慕。

“那你要记住,好好保护这颗古树。”

“嗯。”青柠郑重地点了一下头。

佛陀站起身,似乎准备离开。

“那你要去哪里?”

佛陀看着远处的群山,浑浊的双眼有些迷惘,“我也不知道,天神在指引着我不停地往前走。”佛陀一边朝着前方走,一边说:“小娃子,记住了。这棵树倒下之时,便是你所爱之人离开你之时。”

幼小的青柠的不懂,可是来不及问,佛陀已经走远了。

青柠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,她跟所有其他平冬城的百姓一样,都相信古树是不会倒的。

回想起半个月前,交战双方僵持不下。永罗城破釜沉舟,发起最后一波攻击。青柠受平冬城国王的命令,和萧寒一起,率领平冬城最后的所有力量,在田野与敌军决一死战。

没有人不知道战争的残酷。

苍劲的古树下,开战前的誓师大会,身穿铠甲的青柠亲自为每一位将士斟满酒。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摔碗大喊,“杀,杀,杀。”

如果不能凯旋而归,那边战死沙场。

青柠向后转身。敌军铁蹄的声响越来越近,滚滚烟尘满天飘散。

一声令下,身后的士兵毅然决然地往前冲,迎向对方的金戈铁马。

青柠看到,最前方的是萧寒。

长剑一挥,萧寒将对方的一个将领斩落马下,士气大振。

青柠驱马向前,与萧寒并排而立。

七年并肩作战,他们早已默契十足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。

在他们的抵挡下,敌军未能更进一步,只是奈何敌方的兵力数倍于他们。不知道双方厮杀了多久,士兵们不断地倒下,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,可是敌军的人源源不绝,无穷无尽。平冬城已经快弓尽弹绝,他们渐渐招架不住,节节败退。

天色渐渐暗沉。一个敌兵刺向青柠的战马,马儿一声长啸。青柠翻落下马,反手一剑将敌兵刺死。

青柠他们一路后退,而敌军正气势如虹,穷追不舍。

青柠侧过头,看到了不远处的古树。她停下了后撤的脚步,所有平冬城的士兵都停止了后退。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后面就是平冬城内,他们的妻儿老小都在里面。猩红的血染红了士兵们的眼睛,所有的人举起长矛,殊死一搏。

突然,不知为何,千年古树竟被连根拔起。时间似乎静止了,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这棵千年古树倒向地面。敌军的首领来不及反应,被压在了古树之下。

一声巨响,古树倒在了青柠的面前。

青柠感到一阵恍惚。

“这棵树倒下之时,便是你所爱之人离开你之时。”二十年前的这句话犹言在耳。

她赶忙回头寻找萧寒的身影。

此刻,他站在十米远的地方,手持利剑,身上的衣裳早已沾满了鲜血,似乎觉察到青柠的目光。

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心领神会。

青柠微微一笑,莫名的安心,不是真的。

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敌军出现一时间的溃散。趁此机会,萧寒带着残余的士兵向对方发起猛烈的攻击。然而,终究寡不敌众。

不知为何,古树莫名地起火了,且越来越大,借着东风,火势迅速向敌军蔓延,大量敌兵被卷入火场中,依稀可以看到被火焰吞噬的狰狞的面孔。

敌方溃不成军。火势迅猛,让他们逃无可逃。

不一会儿,漫山遍野都是熊熊大火。

青柠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耳边是树木燃烧的声音。

身后是萧寒和残存的士兵。没有喜极而泣,只有如释负重和悲凉哀痛。

原来,千年古树是平冬城的守护神。这不是传说。

这时,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青柠低下头,映入眼帘的是对方手背上一道深深的疤痕。

萧寒将青柠拉出了火势范围外。

千年古树倒了,永罗城投降了,持续了半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,似乎一切正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。

古树不是传说,那么那个预言呢?

青柠没想到,她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她所爱之人。

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。

此刻的田野,只剩下大火后的余烬。

青柠单膝跪地,抬手按住古树的树干,早已被烧成焦。

右手握拳,青柠痛苦地闭上双眼,两行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青柠放开双手,站起身,眼泪早已风干,眼神已复清明和决然。握住腰间的佩剑,走向自己的马,拍了拍马背,“此后一生,我们踏遍山河,可好?”

这时,一阵马蹄声传来,蹄声凌乱,骑马之人似乎有些着急。

青柠抬首望去,来人的身影渐渐清晰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漫漫的时光里都是你 诡异公交车 你的我的七魂六魄 穿越后我嗑上了老父母的CP 全人类都去洪荒了 四时云阙 随机能力者的噩梦 绑定天才就变强 秦末公子 大道如风常伴我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