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坛文学 > 其他类型 > 逆天小郡主:腹黑殿下轻轻撩 > 第六章 上青芒山(上)

第六章 上青芒山(上)(1 / 1)

来到平王府已有两个月之久,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。

平王府没有人问他的来历,没有人问他何时离去,也没有人限制他的自由。

自从上次他帮青柠取下修罗针之后,两人便再也没见过面。也不是没见过,他知道青柠每天都会到古树下练功,而他每天都会去看,但他也只敢远远地看,否则以青柠的功力,肯定会被发现。虽然不知道她师承何派,但武艺卓绝,很少人能出其右。

萧寒拿出短刀,这支刀他从小便带着身上。从那里逃出来,他也只带走这支刀。黑色的刀柄上刻着一颗狼头,锋利的狼牙尤其显眼。

身上背负的血仇,不能不报。萧寒一把将刀拔出,声音清脆有力。

萧寒来到古树下。春天的田野,绿草如茵,色彩缤纷的野花点缀其间,春意盎然。

只不过萧寒无瑕欣赏这如诗如画的春色。

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,凭着印象,将自己看到的一招一式地比划出来。右手挥剑,一个转身,左脚后提,将剑收回之后再往前刺去。

萧寒愤怒地将枯枝一扔,有些地方依旧非常不顺畅,一剑出去,软绵无力,根本无法伤对方一根毫发。学了有两个多月,几乎没有任何进展。

努力平复心情,萧寒再次拾起枯枝,一招一式重头开始。

不断地重新开始,不断地潜心练习。早已汗流浃背,却是收效甚微。

突然,一个身影飞来,一掌打在萧寒手腕上,手中的枯枝飞了出去。

青柠停在萧寒面前,看着他,眉眼微蹙,满是猜疑。

萧寒略作停顿,竟从地上拿起枯枝,向青柠展开攻击。

青柠往旁边一闪,萧寒扑了空,但又迅速地回身,直指青柠胸口。

虽然萧寒身手敏捷,气势十足,却完全没有剑气,未能碰到青柠分毫。尽管如此,萧寒还是不放弃,拿着枯枝追着青柠打。青柠并没有使全力,主要以防守为主,偶尔出了一两掌,也只是将萧寒往后震退了几步。

两人前前后后交手了几十余招。萧寒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,力量也越来越大。

青柠这时才看明白,萧寒在模仿她刚才使用过的招式,而之所以要跟她对打,是为了学习她的武功。

青柠心生愤怒,拔下佩剑,向萧寒发起进攻。在青柠凌厉的剑法下,萧寒渐渐招架不住。不到十招,自己手中的枯枝就被打落在地,剑尖抵着胸口,剑气逼人。

“为什么偷学我的武功?”

萧寒迎接着青柠冷冽的眼神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想学武功,我要报仇。”

剑尖挨近几分。

萧寒继续说:“我母亲受奸人所害,我要为她报仇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青柠问出了久藏心中的疑问。

萧寒紧闭着嘴巴,没有回答,但青柠能看到他眼中的痛苦和仇恨,这使得青柠心中一紧。

“我没办法帮你。”青柠将剑放下,侧过身,不再看他,“你走吧。”

萧寒没有动,而是缓缓跪了下来。

青柠一惊,“你这是作何?”

“青柠姑娘,你上次将我从平罗河边救下,是我刚逃出来。我母亲含冤惨死,这个仇我不能不报。恳请再帮我一次,等我报完仇,我将永世效忠你。”

青柠撇开头,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,一时有些慌乱,“我师父的武功从不外传。你走吧,如果你胆敢伤害平冬城的人,我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萧寒似乎有点点明白,“我要报仇之人不是平冬城的人,我不会伤害平冬城的任何一人。”

青柠再次看向萧寒,眼神有些犹疑,“我帮不了你。”

“你不想知道修罗针的事情吗?”他知道青柠一直带着那根银针,也一直在调查修罗针的来历。这是他最后的筹码。

青柠看着他,微微有些怒气。

最终,青柠将萧寒带到青芒山。在下山前,她曾对着了尘师父发过誓,不会将师门功夫授与他人。她不可能违背师门的规定,所以,如果萧寒想要学习武功,唯一的办法是找了尘师父。而如果了尘师父不答应,那她也没办法。

青柠和萧寒见到了尘师父时,她正在诵经。

两个人在一旁静静等待。

犹记得,十年前,六岁的青柠被自己的父亲送到青芒山拜了尘师父为师。本来了尘师父是不收徒弟的,但因为当年她来平冬城时,当时的国王允许她在青芒山居住,所以她许下承诺,日后必帮平冬城一个忙,因而才不得不将青柠收下。那个时候,整个青芒山就只有她跟师父两人,每天不是跟着念经,就是练功。青柠天资聪颖,不到几年,便学成了天水一派的独门功夫。

只是没想到,这一呆就是十年。如果不是父亲命她下山回家,她愿意一辈子呆在青芒山,继承了尘师父的衣钵。

下山前,了尘师父将水形剑传给了她。

了尘师父念完经,走到萧寒面前,萧寒还没开口,便被打断。

“施主,你与此地无缘,请回吧。”

萧寒跪了下来,对着了尘师父的背影,说:“了尘师父,恳请收我为徒。”

“青柠。”

“师父。”

“你知道为师不会再收任何徒弟了,你将他带下山去。”

“师父。”青柠也跪了下来,语气中带有一丝请求。

了尘师父静默了许久,最终长叹了一口气,“跟我来吧。”

了尘师父将二人带到一间石室,四面是墙,只有一小扇窗,能看见斑驳的光线。

青柠将四角的烛台点亮,石室顿时明亮起来,里面有一座书架,架上放置几乎都是经文。了尘师父从其中抽出一本出来。

“你体内阳气重,不适合学习天水一派的功夫,所以你在练习的时候才会感到气息不顺。这是我三十年前得到的一本武功秘笈,能否学成就靠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萧寒接过了尘师父手中的秘笈,就这样在青芒山呆了下来。

青柠随着了尘师父来到房间。

“将手伸出来。”了尘师父命令道。

青柠将右手伸过去。

了尘师父给青柠号了一下脉,“余毒已清,体内气息游走正常。”

“谢谢师父。”青柠将手收回。

“是中了什么毒?”

青柠将修罗针拿了出来,送到了尘师父面前。

“修罗针?”

“师父知道修罗针?”萧寒只告诉过她,修罗针是中原武林一个门派的暗器,那个门派非常之神秘,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容,但他们发明的暗器却让整个江湖闻之色变。

“这是唐门的修罗针。几乎江湖上所有的暗器都来自于唐门,但唐门却从不使用暗器,而是把这些暗器贩卖给别人。只要出的价够高,任何人都可以从唐门买走任何暗器。”

“那这个修罗针呢?”

“这个修罗针曾经在江湖上名震一时。只不过,”了尘师父拿起修罗针仔细观察,“据我所知,修罗针上淬有剧毒。任何人一旦身中此毒,半个时辰内必会毒发身亡。”

“师父的意思是,这个修罗针并不是唐门的修罗针?”

“嗯。这个是模仿唐门的修罗针制作而成的。”了尘师父将修罗针还给青柠,“青柠,我知道你身负重责,但是在外行走,万事皆要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,谢谢师父关心。”

了尘师父站起身,“青柠,记住,万事皆有其定数,无需把所有事情都背负在自己身上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诡异公交车 四时云阙 穿越后我嗑上了老父母的CP 随机能力者的噩梦 漫漫的时光里都是你 绑定天才就变强 秦末公子 你的我的七魂六魄 全人类都去洪荒了 大道如风常伴我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