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坛文学 > 其他类型 > 逆天小郡主:腹黑殿下轻轻撩 > 第七章 上青芒山(下)

第七章 上青芒山(下)(1 / 1)

转眼间,一年过去了。

这一年来,萧寒没有下过青芒山,而青柠也没回过青芒山。

萧寒每天潜心学习武功。练武的日子总是枯燥无味的,支撑着他的是那些梦魇的日子和刻骨铭心的血仇。

可是,越是急于求成越是难以参透秘笈的精髓。一招破风掌,怎么练都感觉不对。每次到最后出掌时就会感到体内真气回逆,内功反噬。

萧寒在后山树林里席地而坐,手中的秘笈早已被他翻阅了无数次。萧寒调理了一下气息,从头开始练习,一招一式与秘笈里的一模一样,双手在半空中翻动,地上的落叶被卷成一个漩涡,将体内真气一提,双掌齐出。萧寒眉头一皱,强行冲破体内回逆的真气,打在一棵粗壮的树上。“砰”的一声,树干应声列成两半,倒在地上。

果真是不破不立。萧寒看着自己的双手,正高兴着,突然感到真气紊乱,正在体内四处乱窜。接着真气上行,萧寒呕出一口鲜血后,昏倒在地。

萧寒再次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平常住的小屋里。他坐起身,尝试运了一下气,气息顺畅,似乎有人帮他将体内的真气梳理过一遍。

萧寒走出房门,隐约听到了尘师父正在诵经。

萧寒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。先前强行练功让他身体感到一丝虚乏,他闭上眼睛。

了尘师父诵经的声音清晰地传来,如同就在自己的耳边。

“冰寒千古,万物尤静;

心宜气静,望我独神;

心神合一,气宜相随;

相间若余,万变不惊;

无痴无嗔,无欲无求;

无舍无弃,无为无我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萧寒觉得了尘师父一直在重复这几句口诀。伴随着了尘师父的声音,萧寒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。时间似乎静止了,世间万物也不复存在,唯有那几句口诀在脑海中游荡。

第二天,萧寒再到后山练功的时候,觉得顺畅许多。他不再急于求成,不再急着要把破风掌学会,而是脚踏实地地,把前面的武功再重新学一遍,每天再花一个时辰默念那段已经引入他脑海的静心诀。

就这样,日复一日。越是平心静气,练功的速度越是快了许多,等到萧寒再次练习破风掌时,不再感到真气回逆,双掌的威力更是比之前更上了一层楼。直到这时,萧寒才真正感受到这门功夫的厉害之处。

静心诀,不仅让萧寒心静,更淡化了他内心的仇恨。现在的他,真正享受练武的乐趣,而非为了报仇。在青芒山,日出而起,日落而歇,日月轮回,天地有常。于他而言,报仇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萧寒睁开眼睛,看到了尘师父正在捡拾干枯的树枝。

萧寒走过去,“了尘师父。”

“天色晚了,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萧寒抱着树枝,跟在了尘师父后面。

“我第一天见你时,就感到你脚步轻飘,妄念太强。今日见你,脚步轻而不散,真气淳厚。”

“萧寒多谢了尘师父指点。”

“世人学武,要么为名,要么为利,要么为恨,但事实上,学武的宗旨是为乐。”

“了尘师父教诲的是。”

“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参透其中的真谛。你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想明白,已是难得。”回去的路并不长,但了尘师父走得极慢,而萧寒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慢悠悠的生活。

“青芒山是蔓草寒烟之地,难为你能够受得了这清汤寡水的日子。”

“了尘师父言重了。我曾被困在牢中,受尽极刑,今日能有这自由之身,能够感受武学的魅力,萧寒已经知足了。”

静默了一会,了尘师父才再次开口说:“青柠也曾与老身说过类似的话,只可惜。”

“青柠她?”这是萧寒来青芒山后,第一次听到青柠的名字,也是第一次谈起她。

“不是人人都能放下世间的俗事。即使你能放得下,世人也不一定能放过你。”了尘师父微微叹了一声,为自己的爱徒感到些许无奈。

他与青柠只相识了两个多月,对青柠知之不多,但他多多少少了解,作为平冬城的郡主,平王的女儿,青柠身上背负重责。

“平冬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不管出于何种原因,青柠都于他有恩,萧寒忍不住出言关心。

然而,了尘师父没有正面回答,“个人自有造化。”

虽然内心有所担忧,但萧寒并没有选择下山,仍旧是每天在青芒山练功打坐。直到有一天,他发现青芒山出现了许多上山求助的百姓。

询问得知,这些百姓都是住在平冬城外不远的村镇。

永罗城正起兵攻打平冬城。他们的住地已被永罗城占领,原本他们想进平冬城避难,没想到平冬城城门紧闭,不得已他们才翻山越岭来到青芒山。永罗城的骑兵一路开进平冬城城门口,正扬言要一举踏平平冬城。

萧寒一路小跑来到经堂,还没踏进去,便听见里面传来的交谈的声音。

“青柠被困永罗城一个多月了,请了尘师父救救他。”这是平王的声音,没有了之前的威严,多了几分哀求。萧寒双手一握。

“老身无能为力,还请王爷另请告人。”

“我们把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如果没有其他办法,也不能会打扰了尘师父您。青柠是您的徒弟,您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只是不管平王说什么,了尘师父都无动于衷。

平王终于放弃了,他走出房门,抬头看天,青柠的安危,平冬城的安危,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吗?

平王走后,萧寒仍旧站在门口,直到里面传来一声,“进来吧。”

萧寒走进经堂。

了尘师父将手中之物递到萧寒面前,“这把天星剑与水形剑本为一对。虽然你非本派之人,但这把剑与你所练武功路数相合,能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“了尘师父。”萧寒并没有接过天星剑。

“你与青柠都是尘缘未了之人,万事不可强求。去吧,我把青柠托付于你,希望你能助她,护她。”

萧寒明白了了尘师父的用心,他双手接过天星剑,双脚跪地,拜别了尘师父。

萧寒到山脚时,平王正准备上马。

“王爷。”

平王放下手中的缰绳,看向萧寒,“你是?”

“在下萧寒。”

“萧寒?”平王这才想起,两年前,青柠曾救过一人回家,名字就叫萧寒。后来,萧寒突然不见了,青柠没说,他们也就没问,没想到竟在此处。

“青柠,她怎么样了?”

平王神色哀伤,缓缓说道。

永罗城和平冬城虽相邻而立,但一直以来却是水火不容。最根本的原因是平冬城内平原辽阔,土壤肥沃,盛产粮食,而永罗城则刚好相反,山地众多,适宜种植的土地稀少。永罗城一直对平冬城虎视眈眈,没少打平冬城的主意,但奈何平冬城的军队骁勇善战,君民同心,永罗城屡屡败兴而归。一年前,永罗城新王登基,治理无方,饥荒严重。为了解决饥荒问题,永罗城倾全国之力攻打平冬城。青柠率领军队出城迎敌,没想到中了对方的奸计,被敌军抓去,至今已有一月有余。

“萧公子,如你能救出青柠,本王我将感激不尽。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我的女友想成仙 人鱼媳妇超厉害 大道如风常伴我身 雏鹰的荣耀 绑定天才就变强 财神督促我当大佬 皇上求您废了臣妾吧 我在星际模拟人生 炼器女仙